请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

时间:2019-03-12 08:33 作者:戚景山
关于未来,我依然心存渴望 六年来,我饱受产后风的困扰,即便我找了省级中医院风湿免疫科最贵的专家来治疗,吃了一个月的汤药,也丝毫未见好转。这几天,每天起来口渴得嗓子都疼,第二次换了药后仿佛有了些副作用。
不仅如此,年三十跟老公吵了一次架,当时吵出一句话后立时觉得自己心脏跳的难受,胸有些憋闷。以为只是一时气到了,过后会好,现在半个月过去了,每天还是觉得胸闷气短。偶尔跟老公提起我胸闷难受,他总是快速转移话题,从不接话。失落之余,我明白一个好久以前就明白的道理。我必须得照顾好自己,如果生病,我只能自己去看,指望老公主动说出陪我去看病,根本不可能。产后这几年,我的心逐渐变得冷硬,习惯了一切事情都靠自己去面对。为什么,因为哪怕是一丝丝的期待,过后随之而来的也一定是失落。失落了这么久,依然心存期待,然后失落,然后恨怨,把自己生生逼成一个怨妇,难受得也仍然会是自己。不值得!归根结底,不要期待,不要心存念想。想要干什么就自己去做,想要什么自己去买,想去看病自己去看。不管怎么样,那个处处让我失落的老公好歹还给我钱,供着我做我想做的事。哥哥有时会对比我和嫂子,然后问我;“你说一个人最终要救赎自己是不是靠的还是自己?”我说:“是的。漫长的岁月中,我努力去追求我想要的生活方式,不期待不依赖,不在乎别人如何待我,追求内心的一种丰盈充实,并为自己穿上了一身铠甲,不给别人伤害我的机会。所以哥哥,你不必担心我,我会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因为今时今日,我有这样的能力。”哥哥很欣慰,也想着如何劝慰嫂子活得放松一点,独立一点,对别人的控制欲少一点。可我真的不用别人担心吗?我只是觉得爸妈和哥哥都不容易,不想让他们操心罢了。几年来,我付出了最大的心力疗救自己的抑郁症,尝试了很多方法,整理,看书,努力工作,甚至争吵。成效是大大的,对于周遭的外事外物我的确不那么在意了,也有了更多的掌控力。但我的情绪就此没有问题了吗?其实也不是,我还是会在半夜感受到自己的风湿痛和手指僵硬时感觉一丢丢的绝望。我常在说,如果是别的病,感冒发烧,无论多痛苦总有好的时候,但风湿每天伴随我,睡觉时痛苦尤甚。我家的室内温度26度,可我还是觉得肩膀和脚踝进风,手指僵硬肿痛。白天做点事尚且可以转移下注意力,但每天夜里那种痛苦都会袭来,挥之不去。怕风好几年了,从产后六个月的一次小产开始。今年的体检,检出了类风湿因子高,我的心又开始放不过自己。外界对于类风湿的一些传闻,让我心中充满恐惧。他们说,类风湿是不死的癌症,说以后关节会越来越僵硬,像是机器缺少了润滑油;婆婆说,他们村子里有一个女人前不久去世了,就是死于产后风,死时关节都变了形;他们说只要得了类风湿任何商业医保都会拒保,可见这种病的严重性,所以我还不敢声张;他们说类风湿几乎需要终身服药,没有痊愈的可能性;他们说严重的类风湿会导致心脏病,最后也许会并发肺纤维化而离世。这几天胸闷不舒服,我犯了合计。是我的心脏出了问题,还是肺出现了问题,跟我的类风湿有没有关系。如今的我心思已经强大到可以经受很多事,我不怕同事非议我,不怕婆婆欺负我,不怕姐姐病给家里带来的灾难,不怕老公会跟我离婚,不怕父母有一天会突然离开。因为我的心足够强大,我给自己的心灵留了出口,不再迫自己往死胡同里走。可即便我付出再多心力,我仍然不能让自己健康起来。我难受痛苦,病痛折磨随时侵袭我本已宁静的心。即便是现在,领导给我放了半天假,我躺在床上,穿着长睡衣睡裤和袜子,仍然清楚地能感受到脚踝钻风手指僵硬的感觉。这辈子,我注定要为一次不谨慎付出代价。其实我还是会恨,我恨老公不去买安全套害我怀孕,我恨明明吃了毓婷,并没有终止怀孕反而害我得了宫外孕失去一条输卵管,我恨明明在农村的婆婆家坐小月子待得好好的,老公嫌来回跑麻烦让我回很热的家里养着,我恨我自己刚当妈妈为了怕孩子冷我不知道,自己坐在窗口为她试温度。那一年,十一月份,北方的地热房里热得紧,快要三十度的高温。半个小时,只有半个小时,我在小月子期间只开窗在窗口坐了半个小时,就患上了产后风。六年来,我饱受折磨,不仅不见好还越来越重。我常在后悔,那一天,为什么不拒绝老公?如果这世界有后悔药,我愿意拿出我这几年的积蓄来换取这一颗后悔药。我甚至常在幻想,有一天,我突然有了超能力,可以回到过去,回到那一天,告诉自己一定要拒绝老公。女儿的《百变马丁》书里有一个故事。我记得不很清楚,大约记载的是一个负责祭祀的人得了风湿无心工作,祭祀被坏人掌控,要把马丁最好的朋友罗娜当做祭品。马丁给那个人找到了一处热泥潭治好了他的风湿病,救出了罗娜。从此,女儿心里便种下了一个愿望,希望能找到这样一个热泥潭,治好妈妈的风湿病。一切,幻想得美好,但除了些许安慰,其它全无意义。如今,我终于明白,一切都可以过去,只要这些事别在你的身体里留下印记,你就可以迎向新的未来。高考失利可以再努力,即便没有考上理想的大学过后还可以通过考试或者其它的努力来改变自己的命运;姐姐有病,只要我放过自己,我也可以不必那么痛苦;老公在我产后暴躁相欺,我依然可以通过自己调整让今时今日的他不敢太造次;婆婆太多事,我给她买了房子让她搬离了我的生活;原来的女院长欺负我,现在她也调走了。一切的一切,终有结束的一天,或者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而做出改变。唯独身体,伤了的残了的,悔之晚矣。接下来,要怎么做?这次的治疗大抵可以宣告失败了,停一段中药,养一养,再说吧。就如我之前跟同事开玩笑时说过的那句话:谁要是把我风湿治好了,我感谢他八辈祖宗!希望,未来可期。可能的话,请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 上一篇 目录 已是最后